首页 >> 最新文章

从视觉中国看图片版权问题鞋钉

时间:2020/02/17 17:24:10 编辑:

2019-04-15 09:38:07来源:互联网观察

日前世界范围刷屏的“首张黑洞照片”引发了关注热潮,遥远的室女座星系团中超大质量星系M87中心的黑洞,因为形似甜甜圈和蜂窝煤火焰等物体,搭上流行文化这趟快车被各种P图,让平日里鲜有人关心的天文科学事业及相关科学知识到了传播。

不过,因为中国最大的媒体素材提供商视觉中国错误的将照片版权“归为己有”意图盈利,对照片版权做出了不恰当解释,却引发了新闻媒体和自媒体的深挖和抨击。

在共青团和新华社为首的官方机构的助攻下,视觉中国连续两度道歉,自称自查整改的视觉中国日前官网已经无法打开。

由此,中文互联网上关于黑洞科学事实的讨论彻底转向,成为一场针对视觉中国的抨击运动。

起底视觉中国如何成为众矢之的

因为爱因斯坦“广义相对论”和“霍金辐射”两位伟人的预言性研究,黑洞面貌的问题成为天文科学的一大重要议题。对于大众来说,近来来由于有《星际穿越》这样的电影以此天文现象为背景阐述故事,则让很多人对此议题产生了兴趣:据媒体报道,《星际穿越》电影为精准展示黑洞样貌,耗费了30名研究人员将近一年的时间,利用数千台计算机联网才模拟出了电影中的那几幕震撼影像。

黑洞所具有的超强引力,使得光也无法逃脱它的势力范围,而这一势力范围称作黑洞的半径或称作“事件视界”(event horizon)。拍摄“事件视界”的“事件视界望远镜项目”(EHT)是通过国际数百名科研人员合作而实现的、由八个地面射电望远镜组成的观测阵列所成就的,所以这项科学研究的成果黑洞照片的发布是世界性的。据腾讯新闻报道:人类历史上首张黑洞照片4月10日“冲洗”完成,经由多国科学家在比利时布鲁塞尔、智利圣地亚哥、中国上海和台北、日本东京、美国华盛顿6个地方同步发布。

媒体广受关注的科研事件,也引出了一个名叫凯蒂·博曼(Katie Bouman)的加州理工学院助理教授的新闻人物,26岁的她在三年前领导创立的一种成像算法,成为“冲洗”黑洞照片拼接数据过程的功臣。媒体报道迎合女性权利热点,主打“女性科学家”和初级科研人员标签,称其在简陋的环境下,对半吨硬盘数据进行了拼接。

从任何层面来看,这都是一场公共性质的、有益于帮助社会大众了解科学研知识的事件。而欧洲南方天文台(ESO)和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(NSF),作为“事件视界望远镜项目”(EHT)指定的高清图片发布渠道,欧洲南方天文台(ESO)明确在官网声明了版权协议基于CC 4.0(“CC”指知识共享系列协议)且在官网声明在非特殊标示下,可以免费广泛使用在新闻报道甚至是商业盈利用途中。

一般来说,此类科研成果的版权一般都进入“公有领域”被视作人类社会共有的知识财产,但是中国最大的媒体素材提供商视觉中国却将其用于售卖和盈利,标注称:此图由欧洲南方天文台提供,仅限于编辑类(新闻报道)用途。

当此行为受到质疑后,视觉中国副总裁柴继军在微信朋友圈中表示:“黑洞”照片属于Event Horizon Telescope组织(EHT),视觉中国通过合作伙伴获得编辑类使用授权。该图片授权并非独家,其他媒体和图片机构也获得了授权。但是该图片根据版权人要求只能用于新闻编辑传播使用,未经许可,不能作为商业类使用。商业使用一般包括广告、促销等使用场景,视觉中国并未获得该图片商业用途的权利。如未经版权人授权,用于商业用途,将可能存在风险。”

明显属于错误的解读,让人不禁联想过去视觉中国的种种行径。曾对自媒体引用照片内容乱象进行指摘的视觉中国,一直被视作自媒体领域尤其是公众号领域的敌人,因为视觉中国混乱的平台秩序,大范围的收录了著作权、肖像权不明确的照片,然后投放到各类免费资源图库,再利用爬虫手段进行证据追溯,以“养鱼再宰鱼”的模式进行版权碰瓷。

视觉中国版权碰瓷后,一般会要求和解并让侵权方购买长期授权服务,这种方法成为了业务开拓的关键举措。据第一财经记者查阅公开资料发现:旗下公司华盖创意作为大名鼎鼎的Getty Images的中国合作方,公司近期的法律诉讼就有超过数千起,几乎每天都会产生法律纠纷。在华盖创意的4300多起案件中,一审攻方数量高达3245起,胜诉和和解率也非常高。

作为建构秩序和市场秩序的实质操盘者,视觉中国用此类行径在自媒体发展浪潮中获利颇丰,版权碰瓷行为甚至成为了主要营收来源。根据公司去年第三季度的财报,公司营收超过了7亿元,净利润也超过2.2亿元,毛利超过60%,而视觉内容与服务项目营收占比超过80%,这其中很大一部分收入来自于版权纠纷。

基于主观恶意建立的营收方式,具有敲诈勒索性质。作为媒介素材的提供方,市占率具有市场秩序操盘能力的平台方,不利用新媒体发展浪潮,建立合理合法的版权分发秩序,反而是利用自媒体薄弱意识去版权碰瓷,这让很多人感到极为不悦。

在类似于黑洞照片等科学科研事件的报道当中,以公众号和微型博客为载体的个体传播行为,大大增加了事件的传播性,增加了传播维度的丰富性。但是视觉中国错误解释版权并售卖版权这一行径,却间接让具有盈利性质的社会媒介陷入迷惑,被排除在外的同时也感到了诉讼的危机,这不得不说是令人感到愤懑的。

因为视觉中国一贯的流氓行径,包括自媒体和各类品牌方,官媒和行业人士在内的新闻活动相关方,借助此次黑洞照片版权争议事件,向视觉中发起了全方位的质问和讨伐。包括重大槽点贩售国徽和国旗图片、和对不恰当收录明星名人及艺术作品照片等行为的指责,让其感到了巨大的压力,相比于自媒体圈吐槽的无力,这次官媒参与让其不得不低头,积极投入整改。

为什么自媒体成为视觉中国的“勒索”对象?

往日积累诸多冤仇,今日一股脑结算。成为众矢之的的视觉中国免不了要被自媒体们踩上几脚,以报被碰瓷之仇。

不过从另一方面来反思,自媒体被视觉中国盯上,自媒体自身也存在一定的风气和意识问题——正所谓“苍蝇不叮无缝蛋”。

在一些广泛报道的案例中,一些自媒体甚至被翻出数年前的文章,被追索数万数十万不等的赔偿,一些不属于视觉中国和版权具有争议的照片,也被视作侵权行为被索赔。视觉中国敢于拿自己没有版权、存在争议的照片进行索赔,跟源在于自媒体行业缺乏版权保护建设,具有市占率绝对优势的视觉中国眼中:信息不对称是一个巨大商机。

从事公众号的人都知道,在企业投放的广告中,需要非常严肃的对待照片版权事宜,尤其是外企等重视商业声誉的客户群。凡是无法明确版权来源和无法确定版权归属的内容都不要引用,凡是版权协议涉及商用需授权的内容都不要涉及,这其中包括:新闻报道资料引用的正当性问题,摄影及CG创作作品的引用问题。

在版权体制相对健全的美国市场,为自媒体行业应对版权问题提供无争议素材内容的商业机构颇多,例如为Youtuber和播客制作者提供BGM和视觉素材的商业机构已经单独成为一块儿市场。

过去自媒体乱象在版权领域一直呈现集中化情况,视频自媒体和公众号自媒体,如3分钟解读电影和鬼畜恶搞等内容,就一直徘徊在侵犯他人著作人格权的边缘;如情感和女性类自媒体,撰写编写明星故事做情绪营销的,就一直在徘徊在侵犯声誉权和肖像权的边缘;如文史和评论类的自媒体,就一直徘徊在曲解误读跨越红线的边缘。

在基本商业道德和新闻道德等底线问题都没有确立的前提下,让这个行业尊重版权等次等优先级问题,一定是非常困难的。所以才有了国家牵头的整治行动,才有了恶人利用政策法规碰瓷现象。

首先是自媒体在发展中,存在刚性素材需要,存在实质侵权行为,所以才有以侵权为前提的碰瓷行为。

其次是有著作权大环境的保护不利,才有了碰瓷平台敢于收录争议内容的土壤。

圈套圈、环套环的问题,到最后追溯起来人人都是受害者,这显然是国家监管部门不愿看到的结果。

不过我也并不认可强监管下的手脚拘谨的状态,自媒体作为社会媒体参与主体,它深刻影响着传媒业的商业模式和商业模式创新。作为“公民媒体”的自媒体也在践行新闻理想,透过受众大众化、受众需求个性化、媒介接触自主化趋势,运用传播学总结的规律和知识,在丰富新闻和社会文化的意涵。

真正要做的是淘汰虚假繁荣,建立秩序,透过制度避免劣币驱逐良币现象。有限度的规限自媒体行为,进行新闻价值的教育及引导,让服务于资本和利润的自媒体作恶和无意识作恶行为得到抑制,让其发挥民主监督作用和寓教于乐作用。

在“首张黑洞照片”事件关注热潮中,自媒体因为注意力经济规律所促使,呈现了多维多角度的报道解读创新,对科学知识普及、社会文化传播起到了推动作用。需要防止的是情绪化的、经过精心设计的行为、盲从行为,例如对视觉中国的讨伐,就有自媒体呈现出过度娱乐化倾向,以煽动读者观者主观感受为实质的“网帖式内容”,忽略了程序正义和基本客观事实内容。

1948年,美国社会学者拉扎斯菲尔德和莫顿发布的《大众传播、大众鉴赏力和有组织的社会行为》一文,明确指出了大众媒介可做恶的事实。西方第一次工业革命后就呈现媒介商品化趋势的媒体行业,在信息化浪潮到来后,再一次强化了资本对新闻的腐蚀。《大众传播、大众鉴赏力和有组织的社会行为》中提到的精神麻痹、削弱大众辨别能力和对社会批判精神、降低大众鉴赏和文化水平、剥夺闲暇时间,让人们虚实不分的负面作用,在社会媒介大发展的当下,尤为突出。

对视觉中国热点的狂热,呈现出对基本事实的漠视,仿佛摆脱了视觉中国、踩死了视觉中国,自媒体的版权问题便能轻易解决。我觉得,此类媒体缺乏自我评价和反思,正是“公民媒体”受制于各方势力的主要原因。

假如自媒体整体是具有强大公信力的媒介,是健全且自持道义的行业,那么打击和对付视觉中国这类平台,也轮不到今天官方组织强势带队,从社会监督功能发挥层面来说,自媒体显然是不够称职的,今天赢得热点也不是一次胜利。

巴斯曼熔断器制造厂家

柿子苗基地

快手福利号卖号

高档玻璃杯厂家

相关资讯